会善寺的僧稠也是少林拳的代表人之一
北魏太和二十年(公元496年),孝文帝敕令,在少室山阴为印度高僧“跋陀立少林寺而居之”,“净供法衣,取给公府”。跋陀主持少林寺,四方学者闻风皆至,众恒数百。当时,有一个名叫僧稠的和尚,慕跋陀名,奔少林寺拜师求法。僧稠入寺以后“精勤梵行,克传圣业”,具有“一览佛经,涣然神讲”的天资。跋陀对僧稠十分宠爱,夸他是“葱岭以东,习禅之最”。后来,僧稠就成了大名鼎鼎的稠禅师。在武功方面,唐人张鷟的《朝野佥载》、北宋初年李昉的《太平广记》对僧稠禅师都有相同的神话般故事记载,其中《太平广记》中写道:“北齐稠禅师,邺人也,幼落发为沙弥,时辈甚众。每休暇,常角力,腾越为戏,而禅师以弱见凌,给侮殴者相继。稠禅师羞之,乃入殿中,闭户抱金干个人誓曰:‘我以赢弱为等类轻侮,为辱以甚,不如死也,汝以力闻,当佑我,我捧汝足七日,不与我力,必死于此;无志还……。’金刚形见,手持大钵,满中盛筋,谓稠曰‘小次欲力乎?’,曰‘欲’,‘能食筋乎’?曰:‘不能’,……,乃怖以金刚杵,稠惧遂食。食毕,诸同列又戏欧,禅师曰:‘吾有力,恐不堪于汝’,同列试引其臂,筋骨强劲,殆非人也,方惊异……。因入殿中,横塌壁行,自西至东,凡数百步,又跃首至于梁数四,乃引重千钧。其拳捷骁武劲。先轻侮者,俯伏流汗,莫敢仰视。”以上记述,是后人依附和强调僧稠禅师既是佛派名师又是习武高手的理论根据。另外,据道宣《续高僧传》和洪亮吉《登封县志》记载:僧稠“抱肩筑腰,气嘘顶上”,“曾闻两虎交斗,咆哮震岩,乃以锡杖中解,各散而去。”所有这些,也能为僧稠禅师也是武僧的立论进一步提供佐证。对此,作者并无异意,因为从表面看,追溯少林武术的源头,寻找少林武术的最先代表人,僧稠应是情理之中的人选。但笔者与以上论点所不同的是,把僧稠奉为是少林拳代表人的这一观点是不妥当的。因为在当时历史条件下,只要具一定规模的佛家寺院,寺有武僧,和尚习武,这是一个普遍的佛门现象,类似象僧稠那样一些气力及习武方面的记载,枚不胜举。如《续高僧传》中继有这样的记载,距少林寺不远的会善寺,有一个名叫明恭的和尚,力大无比,技惊四方。“曾与超化寺争地,彼多召无赖者百余人来夺会善寺秋苗……乃取大石可三十人转者,恭独拈之如小土块。超化既见,一时惊走。又隋末贼起,恭召为护檩越,群贼然之,故会善一寺,隋唐交军,绝贼往来,恭之力也……。武德五年,终于本寺,春秋八十五。”这个会善寺的明恭和尚,武艺高强,远近皆知,就连隋末的农民起义军也未敢对会善寺轻易进行冒犯。如此本领,明恭与僧稠禅师相比,不知又威风了多少倍。在这里,我们通过文献对明恭和尚的记述,可以鲜明显示着这样一个道理,乱世中的会善寺明恭和尚,习武目的旨在保护寺
2009-10-17 19:11:46
版权所有:会善文化京ICP备09097237联系电话:0371-86092265 400-6216-991
技术支持:华信网络